当前位置: 主页 > 99957五点来料 >

厦门农商行:股东失信两成股权遭质押 滥发信用卡导致呆坏账增加7

发布日期:2019-11-07 13:54   来源:未知   阅读:

  · 另版白姐急旋风b2017居家好帮手—D,近日,随着重庆农商行A股IPO申请被核准,IPO排队企业名单中还有近10家农商行蓄势待发,厦门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厦门农商行”)就是其中之一。

  厦门农商行前身为厦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2年5月整体改制。其官网显示,这家农商银行从业人员总数超千人,共有63家支行、1家直属营业部、1家专营机构。

  与正在排队的农商行一样,厦门农商行表示发行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然而,这些农商行业务过于集中于中小微企业、股权结构分散、资产质量堪忧等依然成为隐忧。

  厦门农商行有一个地方银行的“通病”,即股权分散,目前该行仅有4家股东持股比例超过5%。

  事实上,证监会发审委对包括农商行在内的中小银行的审核中,一向重视这些银行的股权结构及其相关治理问题。

  在对厦门农商行的反馈中,发审委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核查并说明发行人递交IPO申请材料后是否发生股权变动,发行人在审期间通过增资、股权转让等引入新股东的,是否存在违规代持或其他利益输送情形,新股东所持股份是否按照规定作出相关承诺。因此,比起业绩下滑,厦门农商行更令业界关注的是上市前夕高达千次的股权转让。

  公开信息显示,在厦门农商行IPO申报期之前(自设立之日一年后至2014年末),仅发生过557笔股份变动,涉及股份数1亿股,占该行当前总股本的比例为2.7%。然而申报期内(2015-2017年),该行共发生1621笔股份变动,涉及股份数9.64亿股,占该行当前总股本的比例为25.82%。其中,又以2017年IPO冲刺前夕最为密集,共有1123次股权变动记录。

  从受让明细来看,九牧集团、厦门宏益华集团、厦门洪门堂投资、厦门力拓集团、厦门市甲钱工贸等公司受让了大量个人股权,交易方式多为协议转让。

  有媒体通过多方查询发现,厦门农商行股东在入股之前普遍存在金融借贷或相互担保问题,入股资金来源不清晰,其中问题较多的是厦门九天集团有限公司。

  2010年前后,厦门九天集团已多次进行民间借贷且因民间借贷导致官司缠身,但在2015年,这家公司及实控人王友进却成为厦门农商行股东,其入股资金是否自有资金令人质疑。

  2019年以来,王友进及厦门九天集团先后被南安市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计执行标的6700余万元。王友进名下厦门九天房地产公司、厦门九天集团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王友进更是多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

  除了股权转让频繁,厦门农商行股权冻结质押情况也比较严重。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底,有47户股东所持该行股份质押在他人处,涉及股份数约7.39亿股,占该行股份总额的19.78%。

  对此,证监会发审委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对股份质押和冻结情况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是否存在导致发行人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的风险发表意见。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末,其个人贷款余额分别为134.45亿元、162.38亿元、226.67亿元、281.68亿元,三年翻了一倍多,分别占该行贷款及垫款总额的66.70%、60.38%、63.81%、67.93%。

  其中,个人信用卡及透支占比较大,仅次于个人经营贷款业务。近年来,该行信用卡数量急剧膨胀。2015年,该行信用卡为8.78万张,2016年、2017年则猛增至12.08万张、15.94万张。

  与此同时,厦门农商行信用卡及透支贷款产生的不良贷款也较为突出,2015年至2017年,该项贷款业务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0.96亿元、1.24亿元、1.75亿元,分别占该行当期不良贷款余额的28.79%、33.84%、39.07%。

  进一步推算表明,2015年至2017年末,厦门农商行信用卡业务的不良率分别为2.42%、2.44%、2.50%。这一不良率水平远高于该行综合不良率水平。2015年至2017年,该行综合不良率分别为1.4%、1.37%、1.36%。

  信用卡及透支引发的不良贷款、不良率持续攀升,701212.cc,也使厦门农商行因催讨贷款引发的诉讼案高企。

  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7日,2016年以来,厦门农商行共涉及2620起信用卡纠纷,其中近1136起裁判文书下发时间是在2017年。

  厦门农商行信用卡业务的狂飙起始于2015年,正是在这一年,厦门银监局现场检查发现,该行存在银行卡业务未全部落实实名制开户、部分信用卡业务申请审批不够审慎。这正是该行近年来银行诉讼案数量急剧上升的重要原因。

  此外,自2015年以来,厦门农商行还曾多次因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及央行行政处罚。报告期,超过40万以上上的 处罚三次,合计罚款140万元,涉及的违规行为有发放无需求贷款及办理滚动开票、变相接受本行股权质押及违规提供担保等。

  时间较近的一起处罚发生在2018年12月27日,厦门农商行因存在向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违法违规行为,被中国银保监会厦门监管局罚款五十万元,并责令该行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近三年来,厦门农商行的资产质量较好,逾期贷款余额分别为7.40亿元、6.68亿元、7.31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9%、1.38%和1.09%。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为1.18%,总体保持稳定。

  厦门农商行不良率水平之所以能够处于低位,与报告期内批量处置坏账密切相关。作为一家2012年改制后新设立的农商行,厦门农商行主动加速风险暴露处理,对呆坏账及不良资产及时采取核销及转让处置。2014年至2017年,厦门农商行共计核销呆坏账4.16亿元,转让15笔不良资产,合计为10.15亿元,两项合计达14.31亿元。

  作为均是厦门农商行关联方,厦门景行新创受让了该行4户共计9904.87万元不良资产,通过协商定价方式确定转让价格为9968.82万元。厦门普惠壹号则通过在公开挂牌时摘牌成交,受让了9户账面余额8631.32万元不良资产,转让价格为6024万元。

  针对转让价格接近或高于账面原值现象,厦门农商行解释称,该类资产设有充足的抵质押担保物,如果按照正常司法程序处置,周期长、成本高,通过转让方式处置速度较快。

  不过,厦门农商行也坦言,申报期内资产不良率虽然在报告期内始终保持在较低水平,但无法保证贷款组合的不良贷款比例持续下降,可能会因为贷款质量恶化而上升。

  招股书显示,厦门农商行公司业务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

  对此,厦门农商行表示,2017 年建筑行业步入相对低迷期,行业产值利润率较薄,在产能过剩和产出低效的背景下,行业发展更加注重质量导向。此外,在金融去杠杆和信贷收紧的大背景下,受宏观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限购、限售、限贷”等调控组合拳相继推出,房贷利率出现上调,下半年房价出现区域性、阶段性下跌现象,房产开发与投资有所收紧。

  而在2016年度监管意见中,厦门银监局也曾指出,厦门农商行“不良增长压力大、异地贷款增速占比高、联保贷款化解压力大”。

  • 上一篇:当当网的优惠券怎么得到www.ym916.com
  • 下一篇:没有了